您的位置:首页 > 房产 > 建筑 > 香港房价崩盘时

香港房价崩盘时

2018-05-16 来源:搜狐财经  浏览:    关键词:
原标题:香港房价崩盘时

高企的房价摧毁了一批人,而正是因为被摧毁的这批人“自我保护”的意志,降低房价的政策无法展开,香港楼市开始进入新一轮的循环。
文 / 华商韬略 张津京
警察发现他的时候,已经是他自杀后的第五天。楼宇管理员因为邻居投诉,上门查看垃圾整理问题,发现无人应答恶臭盈门,这才报警。
警察找来房东破门而入时,除了地上一个烧的比较干净的炭火盆,四面门窗都用毛巾和胶带封紧。现场没有找到遗书,但在黎生的上衣口袋里,却找到了一份离婚协议书和一个银行告知单。
告知单上,银行简单通知黎生,因为房贷抵押价值不足,请他在一周内向银行补缴330万现金,不然银行就要收房拍卖,弥补房贷亏空。
警察依据这一告知单,将黎生的死定性为烧炭自杀。
黎生的自杀案例,最终成为引发2003年7月1日香港街头大游行的32个自杀案例之一。颇为讽刺的是,黎生的自杀,却被当作砝码来攻击他服务超过20年的东方海外船公司掌门家族——董氏家族的长子,时任香港特首董建华。

像黎生一样因为房价而悲剧的人们,在香港有个统一的名字,叫做“负资产者”。
2000年的香港,同情“负资产者”是绝对的政治正确。几乎所有的政治团体,几乎任何一个民意“立法会”议员,一开口就是要解决负资产问题。
1997至2003年,香港楼市最低潮时,催生了超过10万名“负资产”人群。按照彼时香港240万套房产计算,“负资产”者占总购房人口的5%。

在房地产市场,要形成“负资产”其实殊为不易。首先你要在市场最狂热的时候冲进去,而且要买被“严重高估”的楼盘;其次你首付要足够低,香港房贷允许“二按”,即首付最低只有5%,银行贷款可到房款的95%。
什么样的人,会在“最狂热的时候,用最小的首付买入一手‘严重高估’的楼盘”?一般只有二种答案:重度投机者,或者受人蛊惑的菜鸟。
1997年的香港楼市,为这两类人提供了充分的沃土。那个疯狂的年代,裹挟着像黎生这样的10万多人,一路走入无底的深渊。
1997年年初,黎生春风得意。太太刚给他生了个儿子,作为董氏家族企业东方海外的员工,开了15年的集装箱卡车的他即将升职。人事部刚找黎生谈完话,他将被调到香港MTL码头,统管150余位集卡司机。
升职加薪,儿子出生,黎生觉得自己唯一的遗憾,就是还跟父母住在一起。一间45平米的“公屋”,似乎已无法承接黎生即将腾飞的人生。
彼时,香港楼市的热度,只有泡沫危机爆发前的日本楼市可以匹敌。
这波楼市的高潮,始于1995年。

临近回归,英资陷入恐慌性抛盘。1995年,怡和、置地、太古、嘉道理,代表英资的四大资本家族,大规模抛出手中核心资产,换成现金渡海西游。
这些地产不愁下家。香港本土的地产企业或其他资本承接了其中的部分资产,包括一些“红筹股”背景或者国企背景的内地在港企业也参与了接盘行动。
港英地产大笔的易手,产生了市场整体浮躁情绪。随着香港回归临近,房市场开始出现狂热局面。当时,香港人炒房甚至打出“大陆一定会接盘”的口号。
1997年的香港,打开任何一家电视台的楼市评论节目,都能听到这句话。这句话也给了炒房者无穷的信心。
“1997年在香港,不买房子就是傻子。”为了进一步煽动情绪,甚至有谣言称,中央发文要求,各个省要在香港给省级干部置办房产,这些谣言在九铁沿线,催生出一幢幢“省长楼”联排别墅。而买到这些别墅的人,拼命捂盘,到最后黯然割肉出场者不计其数。
当时,香港邻里谈论最多的,不是工作,也不是生活,而是哪里又开盘“放楼花”,哪里规划了新楼盘等等。
而让众人蠢蠢欲动的是,身边确实有很多人头一天刚买楼花(期房,最低10%定金),第二天转手就挣了20万。
惊人的利益促使着一批又一批炒客投身其中,新楼盘需要通过摇号才能确定“楼花”的归属,甚至出现豪客雇直升机看楼的情形。
主流舆论一致看好香港楼市,认为一片火热的楼市,是新一轮的香港“全民造富”运动。
这样的大背景下,黎生也心动了。1997年5月的一天,他跟太太一起,轮流排了一夜的队,终于摇上了位于深水湾、一个面积927尺(103平米)的住宅。在签约并缴纳10%定金后,黎生第一次有了属于自己的物业,全家为此兴奋不已。
陈晓蓉是当天开发商负责摇号办手续的文员。黎生自杀后,她曾到警局接受调查。据她回忆,当时的黎生如此急迫,“就好像今天买不到房子就是世界末日了”。
实际上,陈晓蓉觉得自己也很疯狂,“公司上下都是一种疯狂到极致的氛围,每个人都像打了鸡血。”
1997年的香港地产公司,没有人在24点前下班。每次开盘,售楼小姐都会提前打电话通知关系好的客户,有的客户为了跟售楼小姐搞好关系、走后门,请她们吃饭,甚至送价值十几万港币的项链做礼品,陈晓蓉也接到过。
“一开始还吓一跳,后来也习以为常。毕竟客户觉得很值,因为跟我们搞好关系,我们会在开盘前提前通知客户,他们能第一时间入场买盘赚钱。”
那样的环境下,香港的开发商只要能拍到地,都可以闭眼赚钱。但真正能拿到地的开发商,少之又少。有经济评论员认为:香港特区政府的土地政策,是房价波动的幕后黑手。这个说法非常有市场。
香港住房特点就是小,300平方英尺,相当于30平米的房子就算是不错的户型。10平米的迷你房,是香港公寓市场的主流。但实际上,香港11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中,仅有23.6%是已发展土地,从绝对值看来,香港不缺住宅土地发展空间。
香港的土地政策很奇葩。港英政府时期,香港土地属于女王,不能出售,更不能私有。为了发展经济,港英政府出台相关法律,规定政府可以向土地使用人出让土地使用权。全港除了位于深水埔的一个教堂是土地无限期使用权的,其余的都有使用时限。只不过公用土地,含医院、教育等,政府是免费或者低价出让使用权。而住宅用地,会直接挂牌拍卖,价高者得。

后来到中英谈判期间,中国政府怕港英当局突击将土地转让,特在中英声明中规定,每年港英政府只能拍卖50倾土地,超过部分必须经过中国政府的批准,这给1995-1997年的香港楼市又添了一把火。
据黎生的前妻回忆,他们去现场的时候,售楼小姐一再表示,这是本年度最后一块开盘的地块,虽说以前是“烂泥塘”,但也是价值洼地,买了就有得赚。
就在售楼小姐介绍的时候,第一栋楼的楼花已经销售一空,他们赶忙抢了第二栋楼12层的一个单元。
但谁知道,就是这个位于“烂泥塘”的新晋“CEO盘”,彻底毁了这个家。
香港的房屋贷款非常方便、便捷。据黎生前妻回忆,签约时,售房现场有近10家银行入驻,有的甚至提供“二按”,就是对于楼房首付款再进行贷款。

版权声明:

本网仅为发布的内容提供存储空间,不对发表、转载的内容提供任何形式的保证。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网络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著作权归作者所有,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,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。

我们尊重并感谢每一位作者,均已注明文章来源和作者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联系邮箱:service@qeerd.com,投稿邮箱:tougao@qeerd.com